男子沉迷网游 新婚前夜杀死妻子继续“打怪”

01384158790

 

在众多“网游男”全身心投入游戏中时,他们的女友或妻子却受到冷落,产生了一大批满怀怨气的“网游寡妇”。网上“网游寡妇反网游”小组十分火爆,一度突破5000人,她们喊出了共同的心声:有网游、没我们……

在北京就有一位这样的“网游寡妇”,她为了拯救沉迷于电脑游戏的未婚夫,和准婆婆联手要将陷入网游世界中的亲人拉出“魔界”。但拯救之举尚未成功,这位准新娘却在婚礼之前倒下,而未婚夫却依然在她的尸体前疯狂地打着妖怪……

酷爱网游,

儿子成了“机器人”

又是京城一个溽热的周末,一场暴雨把北京的雾霾洗刷殆尽,湛蓝的天空白云朵朵。听说周末在世界雕塑公园有一场北京相亲大会,齐玉华准备外出给儿子发广告找对象。临走前,她敲了几次儿子的房门却毫无反应。除了啪啪作响的键盘声,证明里面还有个大活人。

这么早又玩上了,齐玉华摇摇头,心情沉重地出了门。

“养儿一百岁,长忧九十九”,让老母亲齐玉华愁眉不展的是,28岁的儿子石晓坤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游戏,至今也没有解决人生大事,真是愁煞人。

其实儿子从小到大一直是她的骄傲,石晓坤在学校成绩优异,考试一直是班级的前三名,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外企公司当了工程师。按说,儿子的前程应该是顺风顺水,下一步就该顺理成章结婚生子了。

可齐玉华还没高兴多久,就发现不知从何时起儿子变了。每天早上,她总要喊上几十遍,儿子才会不情不愿地爬起来去上班打卡,发展到后来一周至少要迟到两三次,有一次甚至把牛仔裤都穿反了他还不知道。慢慢地,石晓坤与同事、朋友甚至家人之间的话越来越少,即使打电话也只有“嗯,啊,哦”几个字,然后很快挂断。衣服多日不洗,头发冒油不理,每天吃饭只扒拉两口,然后就趴在了电脑前。

令儿子如此痴迷的,是一款风靡于网游世界的电脑游戏。

自从迷上网游后,石晓坤除了上班时间,几乎都在电脑前忘我奋战。在游戏中,他是个魅力无人能敌的王子。他开荒、进洞、打怪,魔幻地图一点点展开。很快,“无敌王子”石晓坤聚集了数十个部下,其中也包括他的同事张骏。

张骏也是个游戏迷,他对石晓坤的打怪技巧和组团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,心甘情愿成了他的部下。为了帮助石晓坤尽快带领团队升级,张骏在上班时还帮石晓坤放哨,利用公司的电脑打游戏进度。石晓坤在游戏中的魅力无人能敌,拥有了在现实生活中无法企及的至高权力和威望。

可是,眼睁睁看着儿子由一个开朗活泼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“机器人”,母亲齐玉华十分着急。她向丈夫诉苦,可丈夫却说,儿子每个月的工资都如数上交,除了爱打游戏,不抽烟不喝酒不去夜场,没有什么不良嗜好,现在的年轻人玩玩电脑游戏也很正常,等他玩腻了自然就不会再玩了。丈夫的话让齐玉华稍感安慰。可是,齐玉华发现,几年过去了,已经28岁的儿子根本停不下来。

与母赌气,

儿子从网上找来女朋友

为了与电脑游戏抢夺儿子,齐玉华想方设法为他安排旅游、给他买电影票,还给他报名参加了各种户外活动,可她的种种努力都归于失败。眼看着儿子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齐玉华寄希望于儿子能谈个女朋友,如果一个活色生香的女孩能出现在儿子的生活中,说不定他就会告别那个冷冰冰的游戏世界。

于是,齐玉华发动一切力量给儿子找女友。可朋友和同事们帮着介绍了好几个女孩,她们一看到石晓坤油腻的头发和呆滞的表情,想也不想便扭头离开。有一次,齐玉华的一个同事给介绍了一个女孩,俩人约到什刹海见面。但石晓坤跟人家没聊几句,突然跑到旁边的网吧去了……

齐玉华急了:“天天打游戏,电脑里能长出儿媳妇来?”

“你不就是急着抱孙子吗?我这就从电脑里给你打出个儿媳妇来。”石晓坤一边敲击着键盘,一边瓮声瓮气地说。

齐玉华以为儿子是在搪塞她或者是在说气话,她也没当回事,依然雷打不动地代表儿子参加相亲大会,四处托人为儿子介绍对象。

可让齐玉华大跌眼镜的是,2012年7月初,当她风尘仆仆从相亲大会现场回到家后,石晓坤的房间里多出了一个白净漂亮的女孩子,听口音还是外地人。

石晓坤拉着妈妈到厨房说:“她叫彭彤,专门从重庆赶过来跟我结婚的,你准备婚礼吧。”

喜忧参半的齐玉华顿时愣在了那里。但既然儿子把未婚女友接到家里来,作为母亲她应该热情接待。齐玉华拉着彭彤的手左右端详,这个与石晓坤同龄的28岁女孩长得漂亮可爱,说话做事也大方得体。而她与石晓坤在房间里,也常常传出快乐的笑声。看到这一幕,齐玉华乐得合不拢嘴。

齐玉华向儿子打探女孩的底细,石晓坤如实相告:彭彤是重庆人,是他在网上玩游戏时认识很久的网友,两人早已在网上谈婚论嫁。眼看现在两人都年近三十,加上双方父母都在催促,两人觉得时机成熟了,彭彤才专程从重庆赶来,准备与石晓坤结婚。

“网上认识的女孩子,靠谱吗?再说她也玩游戏,将来你们有了孩子,都玩游戏去了,孩子谁管啊?”思量着如何为儿子操办婚事的齐玉华,还是隐隐有些担忧。

接力拯救,

奈何游不出这张网

一直沉迷于网游的石晓坤,霎时间被热情爽朗的彭彤给迷住了。爱情带来的新鲜感刺激着石晓坤,他成天盼着快点下班,好与彭彤见面。

在爱情的激励下,石晓坤的衣着突然变得整洁起来,性格也突然开朗起来。他的变化让同事惊讶不已,有人开玩笑说:“原来石晓坤不是哑巴呀!”

很快,石晓坤与彭彤开始谈论婚礼日期。齐玉华早已在丰台区给儿子买下一套两居室的房子,她让石晓坤和彭彤两人商议,尽快将这套房子装修好,以便作为他们的新房。两人高高兴兴忙着装修,尽管他们对装修的门道一窍不通,但热情丝毫不减。

就在这时,同事张骏给石晓坤打来电话:“老大,你不知道吗?咱们的团队出大事了!”原来,就在石晓坤沉醉于爱情时,黑客盗取了石晓坤的游戏账号,把他的装备全部卖掉了,他的团队也变成一盘散沙。听说这事,石晓坤的脑袋顿时一热,仿佛瞬间恶魔附体一般脱口而出:“我要杀了他!”

接完电话,石晓坤撇下彭彤,趴在电脑上开始了夜以继日的恶战,他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尽最大可能挽回损失。而重回网游世界的石晓坤,竟然有了一种王者归来的感觉。

石晓坤再次被网游世界吸了回去。齐玉华和彭彤心急如焚,两人商定,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把石晓坤从网游世界拉回现实生活,彭彤自告奋勇甘当马前卒。她认为,石晓坤愿意跟自己结婚,说明他很爱自己,她愿意用爱温暖石晓坤那颗被网游占领的心。

彭彤对操办婚事兴致勃勃,可对石晓坤来说,爱情的新鲜感只需要几天就可以过去,与婚姻有关的琐事令他厌倦,这些世俗的事情怎能敌得过网游世界的强大吸引力?因此,每当彭彤和母亲喊他去采购结婚用品时,他总是找借口躲在房中不出来。实在被母亲和彭彤逼急了,就苦着脸出来应付几句。每次出门没多久,他又会急匆匆跑回家躲进房间打妖怪。为此,彭彤与石晓坤没少争执,毕竟是在石晓坤家里,彭彤也不好真的发火,只能小声抱怨几句完事。而石晓坤专心致志打游戏,根本不理会她在说什么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石晓坤仿佛回到他单身打游戏的状态,每天下班之后就躲进房间玩游戏。彭彤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,有一天深夜,她猛地扯下了网线,大声说:“石晓坤,你到底想怎样?”她这一扯,石晓坤一晚上的努力瞬间泡汤。他气得朝彭彤甩了一巴掌:“滚!滚回你老家去!”

那一夜,被石晓坤赶到客厅的彭彤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齐玉华听到吵闹声也赶过来劝阻,看到儿子气势汹汹的样子,她也气得发抖。本来指望未来儿媳同自己联手,把陷入游戏的儿子拉出来,没想到这最后一张“王牌”也失效了,这怎能让她不生气?

而被母亲和女友联手阻击的石晓坤也感到无比委屈:“你们这些不热爱游戏的人,根本不懂什么叫征服,什么叫战斗,什么叫责任感!”他这一通理论,让齐玉华目瞪口呆,在齐玉华还没反应过来的当口,石晓坤已经摔门而去。他直接跑到公司,将所有尘世的烦恼全都抛却,他忘乎所以地变身无敌王子,一直战斗到天亮。

而在石晓坤家,彭彤不住地抹着眼泪说要离开。齐玉华既恨儿子不争气,又怕彭彤真的离开儿子,她好言相劝彭彤不要放弃,等结婚以后有了孩子,儿子的玩性就会慢慢消退。在齐玉华的劝说下,彭彤的态度终于渐渐缓和下来。齐玉华向她承诺:加紧操办婚事,争取在两个月内给他们完婚。

得到准婆婆的承诺后,彭彤的心终于安定下来。然而要想婚后不再被游戏所困扰,她必须要重拳出击,将未婚夫从“网游”的控制中拯救出来。

彭彤到网上一搜索,这才发现自己并非个例。网上有各种“反网游QQ群”、“反网游小组”。像她这样被游戏夺去了丈夫和男友的美眉们被称为“网游寡妇”,纷纷发出“网游猛于虎”的控诉。有的女网友愤愤地说:“网游寡妇”比“足球寡妇”更惨!世界杯不过四年一次,一次才一个月,而网游的升级却永无休止!

说到“反网游”的招数,网友们的智慧更是层出不穷。彭彤看了后,对“有网游,没我们”的阻击技巧心领神会,她决定跟石晓坤摊牌:如果石晓坤还继续玩下去,那么自己只好离开北京。

彭彤把自己的想法跟齐玉华做了沟通,齐玉华尽管反对她以此为由跟儿子分手,但看到彭彤对儿子玩游戏的反对态度,与自己完全一致,她坚决地站在了彭彤一边。

彭彤梨花带雨地哭着质问石晓坤:“游戏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?游戏会给你暖床吗?游戏会给你做饭吗?游戏会给你洗衣服洗袜子吗?没有它们你就不能过日子?算我求你,为了我们的将来,离开那些无聊的游戏,好吗?”

面对彭彤的劝说,石晓坤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,脸色铁青的石晓坤怒不可遏,最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你才无聊!想离开你随便!”

石晓坤的团队被黑客攻击之后,他开始疯狂地重建团队,连上班时间也不放过。因多次在上班时间打游戏,石晓坤被公司辞退。得知这个消息,齐玉华夫妇和彭彤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最后,彭彤决定放手一搏,用铁腕阻止石晓坤玩游戏:拔网线、断电、往键盘里倒水……彭彤认为,只要石晓坤肯回头,以他的能力再找份工作应该不难。可是,彭彤的心情越迫切,手段越强硬,石晓坤眼中的仇恨和厌恶就越多。

在石晓坤心底里,他再也不想跟这个女人结婚,而且厌倦之极。但母亲齐玉华极力袒护和支持着彭彤,每当石晓坤对她恨得咬牙切齿时,母亲的厉声阻止和规劝,让他高举的手无可奈何地垂了下来。

石晓坤的突围战和齐玉华、彭彤的阻击战,打到最后双方都到了忍耐的极限。

他在未婚妻的尸体旁继续打了7个小时游戏

在网游和反网游的争吵之中,婚期渐渐临近,彭彤忙着准备婚礼事宜,对石晓坤的阻挠似乎松了一些。

2012年7月22日,彭彤在新房里忙了整整一天,石晓坤则在网上继续攻城掠地打妖怪。下午4点,正当石晓坤在卧室里挥汗如雨打妖怪时,突然显示器啪地黑了,他抬头一看,彭彤怒目圆睁地站在他身后,手里拿着刚被拔掉的电源插头。

彭彤生气地说:“我一个人忙了一整天,腰都快累断了,你怎么还有心思玩游戏?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电脑给砸了?”

石晓坤气急败坏,彭彤已经不止一次拔掉电源线,这次竟然威胁他要砸电脑!石晓坤在现实世界中已经够窝囊、够郁闷,失去了工作,失去了朋友,他躲进一个虚拟的天地,不过是想实现自己作为男人的价值和荣誉感,起码是横扫千军的满足感,可这仍然遭到母亲和女友的一路阻击,石晓坤气愤难当。

而彭彤同样因为气愤,她美丽的脸庞变得扭曲,让石晓坤突然感到有些陌生。想到自己在现实和虚拟世界同样窝囊的人生,一种耻辱感顿时冲上石晓坤的头顶。在他眼里,彭彤仿佛就是那个阻止他前进步伐的可恶“巫妖”,让他顿生杀气!

石晓坤双眼充血,猛地用胳膊勒住彭彤的脖子,把她向床边拖。彭彤高喊着让石晓坤放开,石晓坤哪里肯放,使劲勒着彭彤一直往后退,然后勒着彭彤坐在了床上。彭彤躺在石晓坤身上不再说话,只是在大口喘着粗气,身体软绵绵地不再动弹了。

石晓坤见彭彤躺在那儿,只是吸气,不往外出气,和她说话也不理。没有生活经验的石晓坤以为彭彤只是被自己勒得一时顺不过气来,躺一会儿就能好。他把彭彤的身体用被子盖好之后,接上电源打开电脑,继续开始奋勇打怪。

石晓坤一直打了将近7个小时游戏,到晚上11点多的时候,肚子感到有些饿,他站起身的时候突然意识到,彭彤已经在床上睡了很久都没出声!他有些心慌,急忙掀开被子一看,彭彤脸色发青,早已没了呼吸!

此时已是深夜,石晓坤哭丧着脸来到父母的卧室,告诉他们彭彤可能死了。齐玉华夫妇一听大惊失色,他们赶紧来到儿子的房间,这才发现他闯下了大祸。齐玉华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过了许久才艰难地说:“儿子,去自首吧……”

可是,石晓坤不甘心俯首就擒。第二天一大早,石晓坤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,找到了自己以前的同事张骏,并把他杀死女友的事告诉了张骏。张骏也劝石晓坤自首,但石晓坤坚决不肯,糊涂的张骏竟然真的跟石晓坤一起借了车,并买了胶带、铁锹等工具,来到石晓坤卧室把彭彤的尸体打包装好,准备运走埋掉。

然而就在此时,公安民警出现在了石晓坤家门口。原来,自从儿子外出后,齐玉华和丈夫越想越怕,终于意识到不能再让儿子这样荒唐下去,于是果断决定亲自报警。当石晓坤的父母带着警察赶到自家楼下时,正赶上石晓坤带着张骏准备运尸体,民警上前将他们抓个正着。

与此同时,赶来参加女儿婚礼的彭彤父母,得知女儿死亡的噩耗,不禁伤心欲绝。而更难过悲悔的则是齐玉华夫妇,他们本想与准儿媳联手拯救儿子,没想到竟拖累了一个善良的姑娘。他们想不通,这究竟是谁的错?

案发后,齐玉华觉得对不起彭彤的父母,石晓坤也追悔万分,他们都表示愿意积极赔偿彭彤父母的经济损失,得到彭彤父母一定程度的谅解,从法定意义上可以依法对石晓坤从轻处罚。加上石晓坤的父母主动报案,并带领侦查人员将石晓坤抓获,石晓坤到案后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他的父母积极代为赔偿彭彤亲属的经济损失等各种从轻情节。今年6月17日,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石晓坤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判石晓坤赔偿彭彤父母死亡赔偿金等费用共计人民币81.5万元。张骏因犯帮助毁灭证据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,缓刑1年。

尽管齐玉华和彭彤阻击石晓坤陷入网游的方法有过激之嫌,但与网络游戏争夺儿子、丈夫、男友的事件,绝不仅仅是个案。其实网络游戏本身没有对错,但将游戏与生活等同,甚至认为游戏比生活更精彩,则大错而特错。生活中总有挫折与悲伤,总有困厄和种种不如意,但一味陷入网游“魔界”而逃避现实世界,失去直面真实的生活勇气,那么,这种家人接力阻击的悲剧依然还有可能发生。

本文摘自:cnBeta

稿源:北京晚报

参与评论

游客评论不支持回复他人评论内容,如需回复他人评论内容请